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th Mar 2013 | 碳排放 | (209 Reads)

小便低碳還是做功課低碳?」

麥兜諗都唔使諗:梗係小便,低碳過做功課啦!幼稚園做功課要用紙,紙要斬樹、要製造、仲要運來香港,好高碳架。小便就只是計算污水處理,如果唔沖廁、唔洗手、唔抺手,嘩,仲低碳啊。
咁,成世流流長,係咪就係不斷小便和詐詐諦小便?

麥兜剛推出的快樂低碳」看得人哈哈大笑。環保兩個字,雖然真的可以大過天,但大過生活,也就變得無意義。

 http://low-carbon.mcdull.hk/animation.html

而所謂低碳」,更值得玩味。大約二零零六年,一間國際的環保機構組織找了我和幾位廣告界的朋友,說是有個概念想在香港推,但不知如何入手。負責人用了近兩小時去解釋什麼是碳排放」,最大疑問是:「香港人講『碳』,一是想起燒碳自殺」好負面,一是BBQ』燒烤這其實頗高碳排放的活動,和環保一點也拉不上關係啊。」

「可否就是玩『燒碳』這概念,吸引注意力,再把負面變成正面?」廣告界朋友當時答。
那是我第一次在香港接觸到碳」。

香港什麼都可以過時,人們愈常掛在嘴邊,就像香口膠一樣愈快被呸出來,例如樂活」,曾經何時由時尚派對到學校活動甚至樓盤廣告,樣樣都樂活」,所指的可持續及健康的生活模式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 (LOHAS)還沒有機會真正實踐,這個詞已經用得太多變得好out,傳媒又再找尋更in更新鮮亮麗的字眼。

 

低碳」減碳」這兩個字,隨著國際減碳的京都協議書在二零零五年正式生效,悄悄在香港報章出現,最先是財經新聞,接著是專欄,二零零七年報章開始有專欄介紹低碳生活」。二零零九年我製作一個減碳的網頁,介紹香港商界和大學如何計算碳排放如何減碳,當時低碳突然變得很潮」,什麼都可以變低碳,連到廣東省旅行,都可以因為不用坐飛機,大大聲宣傳是低碳旅遊」──沒有人誤會是去燒碳了吧!

二零一零年我應邀撰寫四本書關於低碳生活,分別針對學生、家庭、商界、年青專業人士,那時本地關於碳排放的書,少得可憐,但還沒開筆,已經要面對殘酷的現實:人們碳足印」那幾隻腳印不再好奇,連弄清楚的動力也欠奉,更談不上實行的意欲。

呎」會否out厘米」會否out碳」是作為一種度量衡,計算人類活動所排出的二氣化碳,並非簡單喊喊的口號,科學家、國際協議等用了好長時間,才設計並且共識使用。

例如,很多人都以為用紙杯比膠杯環保,甚至有店鋪不用膠袋用紙袋,但其實紙杯紙袋要用木材,比起膠杯膠袋是石油副產品,由原材料,到所使用的電力、產生的廢水,環境成本都高極多;而且紙袋又沒膠袋耐用,丟廢時也會在堆填區釋放溫室氣體,膠袋如果妥善回收,循環再造的效益可比紙袋高。一計算這由生產到丟棄的碳排放,就知道紙袋的碳排比比膠袋起碼高兩倍。也就知道不是環保的選擇。


碳排放有數得計,就可以比較出什麼是低碳、高碳,可以作出對環境較少影響的選擇──可惜,現代生活那有這樣簡單?!

像麥兜的快樂低碳」:土多啤梨低碳還是蘋果低碳?蘋果可以用船運,士多啤利要用空運,還因為易爛,需要包袋和冷藏,那天同學看完短片,都以為蘋果比士多啤利低碳,卻沒留心片中還有一句:要考慮當造時間和產地,香港冬天種得出士多啤利,隨時比要從老遠運來的蘋果低碳!碳排放涉及大量細節和不同的狀況,坦白說,有時真的計不完,只可以推算作為參考。

比較可行的使用方法,是如今國際商討也在用的:計算出大概的碳排放總量,定下減碳的目標。個人碳排放可以計總數:開冷氣比開風扇高碳近二十倍,如果真的要開冷氣,可以減少吃肉等在其他方面省回來,這就可以因應自己的需要,有彈性。又可以電費為目標,每年減兩成電費,就是減少了兩成用電方面的碳排放,這是客觀準確的。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23rd Mar 2013 | 城市有四季 | (135 Reads)

電影《桃姐》劉德華飾演ROGER和家傭的真人真事,有一幕被剪掉的,是買褲子:
同一個牌子同一個款式同一個尺寸,ROGER會向售貨員要五條,因為每條都可能有少至半吋的差別,他站高、坐下、蹺腳……幾乎所有平常會做的動作都試過了,再在五條褲中選三條;然後再試第二遍,選出兩條;試第三遍,仔細感覺最後才選出一條來。買一條褲子,通常要試身半小時,有一次售貨員還以為他在更衣室暈到!
曾經訪問真人ROGER,他說得理直氣壯:「這條褲子,我起碼穿十年以上,不是穿幾次便丟掉,當然要花時間試。」

可是這樣十年才買一條褲子,時裝店不都倒閉了嗎?

是的,現在時裝店是在賺大錢。Bloomberg Businessweek上月報導,H&M過去十年的毛利率都超過50%2012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ZARA老板Amancio Ortega跳升兩位,成為全球第五首富。

財源可以滾滾來,因為這些品牌利害地創造了顧客買衣服的需要:買買買買買,衫,買幾多都不夠!傳統時裝店一年主要賣春夏和秋冬兩個系統,每個系列會準備好大約七成的衣服,反應好再加單,但像ZARA,每兩個星期便會推出新款,每個款式只會準備兩成,視乎反應馬上增加或馬上運走。一年至少有二萬多種款式,由生產到運去分店整個物流系統透過尖端通訊科技,可以短至五日內把新衫推出市場。
國際時裝設計大師一推出了新系列、名人演員一穿上了什麼觸目衣服,馬上抄款,侵犯版權?直接便付罰款,因為全球熱賣的利潤一定更高。有個笑話:麥當娜巡迴演唱會還沒完,歌迷已經可以買到類似她第一場穿著的廉價成衣。
現在買衣服,不看天氣看心情,上衣$49,褲子$199,便宜如薯片朱古力,想也不用想,甚至試也不用試,價錢低到一個地步,不合身也懶得拿去退貨,偶爾執衣櫃便把一堆還沒剪牌的衣服捐掉算了。就算穿得好看,洗幾次就變形,送給二手店也沒人要。

英國有調查顯示自從九十年代fast fashion引入市場,國民買衫數目持增加,傳統時裝店一年平均只光顧五次,但這類fast fashion大型連鎖店,一年平均光顧十七次。香港環保機構自然脈絡在2010年訪問過千市民,54%被訪者表示每隔一至兩星期便會買新衣服,20%更是每隔一星期甚至少於一星期,大部份被訪者每兩個月便會丟衣服,近八成會丟二十件以上。

難怪fast fashion現在又叫landfill fashion,堆填時裝,衣服即棄如紙巾!

再想下去會心疼:種棉花非常耗水,又使用大量農藥,由生產成棉布到製作成棉衣,每一步都會有次貨要丟掉,幸運地放進店裡出售,並且幸運地賣得出,很快也是淪落堆填區。我們其實都在支付環境成本。

換來的經濟利益,最大的一塊,不是推動你我的本土經濟增加就業,而是落進了財團老闆的口袋。更殘酷的現實是,如今在埋單的,是孟加拉,這國家已經僅次於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時裝業出口國。2010年經過多次大規模抗議,服裝工人的最低工資才從每月約20美元提高至37美元,換言之人民幣還不到三百元,連中國老板都到來投資。

孟加拉全國超過五千家服裝工廠,供應Tommy HilfigerGapH&M等十二個全球時裝品牌,推出新款、轉變顏色,即食時裝店每一個銷售決定,都會令大批工人日夜開工。製衣廠房環境惡劣,去年十一月,大火死了過百人,剛剛二月又是另一場火災,起碼七人死亡。官商勾結,廠商東主擁有極大政治影響力,保護勞工的法例非常難以通過。

一件衣服可以如此便宜,地球和人們都在付代價。

 

BOX:收拾衣櫃

女人,85%時間穿的,都是衣櫃裡15%的衣服。連時裝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都公開呼籲暫停買衫,不如好好執衣櫃。

每件衣服出現在衣櫃都有理由。想想當初為什麼買?本來想怎樣穿?更重要是,為什麼衣櫃堆積的,和穿上身的,總是有落差?

把所有衣服拿出來,認真分類,所有外套、裙子、褲子……全部排開,一見便會見到有多少種配搭。合衣的衣服按類放回衣櫃,剩下再放入三個箱子:可以找裁縫修改、賣掉、送掉。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16th Mar 2013 | 城市有四季 | (128 Reads)

今年本地出產的冬蜜,味道和以往有點不一樣呢。粉嶺、沙田的兩位養蜂農夫都說,剛過去的冬天太乾了,本地傳統的蜜源鴨腳木雖然開花,但花蜜太濃稠,蜜蜂難以抽採,令產量減少了。就算收集到的蜂蜜,味道也有變化:原來蜜蜂改去採桉樹和白千層的花兒,這些樹種來自澳洲,更習慣乾旱天氣。

每年都自己種大白菜然後醃泡菜的農夫也說,今年冬天根本不冷,很多蔬菜要凍一凍」才會甜,他特地種的韓國品種大白菜完全失收,台灣品種長出來了,可是鬆泡泡的,並且額外多狗蚤仔」蟲害,咬得一個個洞。「大白菜已經種得唔靚,醃菜時天氣又熱,影響發酵,一連串都是問題!」他抱怨。


根據天文台:香港經歷了異常溫暖的二月,平均最高氣溫22.1,比正常高出超過2度,是有記錄以來第二最高;總雨量只有1.5毫米,遠低於正常54.4毫米,是有紀錄以來第十最低;而本年首兩個月累積雨量4.9毫米,只是同期正常數值79.1毫米的6%

根據農夫葉子盛,十二年來他一早一晚都會記錄同一塊田裡的溫度:「我從來沒紀錄到一天內的溫差,可以相差20度!」就是剛剛上星期,午間溫度可以高達28-30℃,可是夜裡可以跌至10℃。

這一列數字,對城市人的影響,可能是買來過年的大衣,熱得沒機會穿;本來家裡要開抽濕機,現在不用了;一早一晚都待在室內,根本沒發現溫度變化。然而對食物生產帶來的影響卻可以很大──漁農署去年九月建議種薯仔,計劃在今年初盛大地推出市場,也因為這反常天氣,大部份的農夫全軍覆沒。


這只是我第三年留意天氣。從來都是城市人,長居冷氣間,二零零九年春天採訪農業,當時好奇香港怎會還有人種田,而且似乎有機農場還愈開愈多,跑去南涌一個農場,打算追踪一年的種植變化。
眼界大開:吃了一輩子水果,也沒正眼望過楊桃樹、枇杷樹這些香港本土的果樹;田裡種什麼都好奇,番茄原來可以長得好高,菜心原來這麼一大棵,那不是乖乖躺在碟子上任人咬嚼的模樣,生命力可以突然爆發可以突然死俾你睇,摸不通脾性會叫農夫吃足苦頭。「可是一陣風吹過,渾身又舒服得說不出話來。」農夫身水身汗,依然留在田裡。
一年的採訪計劃變成三年,訪問不同的農夫、紀錄本地菜種的故事、甚至搬進鄉間……當我弄懂了香港一年四季當造的「時菜」是什麼,才開始見識到香港的天氣如何玩死農夫,原來氣候變化已經這樣極端。

 

前年香港簡直沒有春天:三月是126年來最乾旱的,四月又是1970年以來雨量最低,五月首個酷熱天氣警告是自1999年警告制定以來最早一次,因為雨水少,連帶蚊蟲也少了,來港的燕子不夠食物,延遲了生育季節。

去年春天雙份送上,空氣中彷彿可以擰出水來,連續多天濕度高達百份之百,人也頭重重地提不起勁,最恐怖是家裡花園裡發瘋地生蟲!衣服、門窗、家具……不斷出現一小堆蛋,像是極微型的乒乓球,十幾粒排得很整齊:最初是青色的,慢慢變黃,變成白色時會看見兩隻黑點的眼睛──忽然間,就爬出一堆臭得要命的紅眼蟲子!有住在山上的朋友洗完澡,拿起毛巾一擦,背上全部是蟲蛋!

這是椿象,廣東人叫臭屁「辣」,台灣人叫臭屁蟲,專門長在荔枝和龍眼樹上,這蟲一碰到,就會放尿,不但極臭,而且刺激皮膚。前一年我還高高興興在家摘龍眼、曬龍眼乾,但這年多雨,椿象像是爆炸一樣地拼命生蛋,所有龍眼樹剛開花的嫩枝都給臭屁蟲吃得光秃秃,連一顆龍眼也沒吃到,而且經過樹下,蟲子跌到頭髮上,隨手一掃,就落到頸上撒尿,脖子馬上一塊紅印,好痛!

今年呢,冬天一轉眼就閃身離開,春天持續地又暖又乾,上周相對濕度竟然只有48%49%,比正常的80%幾乎少了一半。農夫說好在田裡有自動灑水系統,尚且可以應付,而且濕度低蟲害較少,這陣子下種,幼苗都得挺好。

那椿象也會少嗎?「誰知道濕度會否突然增加?現在的天氣誰能說得準!」農夫丟下一句。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9th Mar 2013 | 綠是彩色 | (83 Reads)

朋友在環保團體工作,最近委託一間製作公司拍攝減少廚餘的短片,那公司幾天開工都是一大袋樽裝飲品,人們喝幾口就隨處放,轉頭不知道那瓶是自己的,又開一支。大伙兒一起上酒樓午飯,其中一個工作人員叉燒包只吃了叉燒,便把包皮丟在桌子上。不如點半斤叉燒食啦!」朋友看了好心痛。

她策劃的環保活動,不時要找藝人參與,林憶蓮、鐘楚紅都曾經參與植樹,謝安琪自備餐具,張繼聰、盧凱彤因為環保理由吃素……她不禁說演藝界裡:「有心人是有的,但能在工作上實行到有幾多?真不是易事啊!」

所以她尤其讚賞李安導演。

 

李安剛因為《少年pi的奇幻漂流》剛取得奧斯卡最佳導演,全球票房快破五億美元,影片叫好叫座,同時亦顧及環保。李安公開在記者會說:十多年來拍片都不用瓶裝水與免洗筷。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拍攝期間,辦公室和拍攝現場都設有飲用水機,演員和工作人員都有可重用的水瓶;用餐也提供餐具,不用即棄的杯盤匙筷;日常的文書傳遞、劇本盡量以電子檔案提供,不使用 DVD 和膠卷底片。工作期間都是依照製片商二十世紀霍士公司的「綠色指南」,並獲得美國環境媒體組織(Environmental MediaAssociation)的「綠色標章」。
在台中水湳機場的人造水池,原料是使用飛灰摻量的混凝土(flyash concrete),以燃煤發電的副產品飛灰,代替水泥,間接減少廢棄物;水池和佈景牆架使用鋼材,而不是木材,確保可再次使用。拍攝完畢後,水池中將近200萬加侖的水都再處理,凈化還原至飲用水的程度。

片中長滿怪樹的神秘浮島,是墾丁的白榕園;男主角上岸的墨西哥海灘,其實是墾丁白砂灘,這兩處都是墾丁國家公園的特別景觀區,李安要求不能破壞生態、留下垃圾,拍完片還親自到場檢查。

另一個對照,是導演陳凱歌拍攝無極》。
雲南香格里拉縣城四十多公里外的一片山區裡的碧沽天池」,滿山杜鵑,一池湖水,二零零三年被陳凱歌選中作為《無極》的拍攝場地,縣長像中了彩票般高興,大開綠燈:投資十五萬,把通往碧沽天池的二十二公里林區山路加寬加固,甚至安排木材興建場景,包括橫跨天池的木橋和高十三米、闊四十六米的海棠金舍」。二零零四年中,陳凱歌帶著整隊工作人員進駐香格里拉──後果不難想像:花海淪為一地飯盒、酒瓶、塑膠袋;場景建築無人撒走,大烏龜似的鋼架垃圾立在湖邊,天池被殘破的木橋剖開……

二零零五年開始拉鋸,劇組聲言已給當地政府留下一筆清理現場費,並以公文委託對方恢復景觀原貌」,但州委宣傳部說等候多時,劇組給的是委託處理電影《無極》剩餘物品的拍賣函,而縣政府收到的指令,是用拍賣海棠金舍的鋼材和木橋的錢來進行場地清理工作。建築木材經過經過年年月月的大雪,大部份都不能重用,如何賣出?拆卸海棠金舍」鋼架的資金也沒有,怎知道最後拆下來的鋼筋能賣多少錢?在這海拔四千米以上的偏遠的山區,草地被人車踏壞了,生長都要好長時間,何況花海?

二零零六年底,內地九寨溝、峨眉山、黃山等三十三個世界遺產地聯合簽署了宣言,承諾把保護工作放在首位,九寨溝管理局在「無極」事件後,宣佈嚴格限制在九寨溝風景名勝區內進行影視拍攝。但拍片損壞文物美景的新聞,還是不斷發生。

李安在墾丁國家公園拍攝《少年pi的奇幻漂流》,額外小心,可是仍然帶來破壞。電影公映後,有影迷硬闖不開放的白榕園,甚至攀坐在榕樹氣根上盪鞦韆!

管理白榕園的恆春研究中心,只有兩人駐守這白榕園,影迷從旁邊的野溪溯溪闖入,要不斷趕人,更糟是園外已發現有樹木得了有「樹癌」之稱的褐根病,遊人一旦帶來病菌,有機會蔓延到整片古林。

白榕園計劃七月有限度開放,目前正擬訂不會影響生態的參觀路線、接受預約限制入園人數等,但也有環保團體反對開放。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23rd Feb 2013 | 綠是彩色 | (76 Reads)

梁文道形容趙廣超:如果你要我列一張對中國文化最有貢獻的港人名單,趙廣超的名字一定排在前頭。」翻開他的書,就會明白,《不只中國木建築》、《筆記清明上河圖》、《一章木椅》、《大紫禁城》……古典的文化落入他的手裡,鮮跳活潑,圖文互動巧妙有趣。
怎能想像一個香港人寫故宮,亦令故宮的專家另眼相看?不但找他製作官方的導遊手冊,還和中央電視台合作策劃紀錄片《故宫100》。近年打電話給趙廣超,電話總是內地的響聲,過年後一試,難得地接通了:他不但在香港,並且計劃一系列的本地的保育製作。

作品甚至無聲無色間已經面世──原來發展局文物保育專員辦事處和古物古蹟處事處,委託趙廣超介紹香港的古蹟,他選了兩個地方荷里活道和大埔碗窰,製作成一大兩小的摺疊式冊子,去年已經免費派!

 

看著趙廣超用處理《清明上河圖》手法,描繪《荷里活道》,處處都是驚喜。荷里活道是香港歷史最早的一條街,華洋混雜,大量重要建築和歷史事件,被他微微細細地畫出來,再點點滴滴寫下故事。

「我那時的工作室就在荷里活道附近,決定方向前,先用了一個月時間去研究。」趙廣超說。一條本來已經熟悉的街,不過一公里長,深入再研究一個月,仔細到怎樣的程度呢?他在工作室廁所的窗外,看到小鳥,馬上就能說出名字:紅耳鵯啊!

人人看見Hollywood,都想起美國的電影城,他找到另一個說法:這裡曾經種了好多冬青樹,Holly woods

荷里活道好有趣,中區警署、前中央裁判司署、域多利監獄這樣密質質組合在一起,警察拉人,法官判決,馬上就坐牢!這很可能是全世界最緊密的懲教管治結構。可是不過五百米,就是文武廟,承載住著華人的信念和倫理。中西方,就在這小小的灰色空間對峙,互相包容,只要你能夠妥協、只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大家就能好好地共存。」他說完,忍不住得戚:這麼宏大』的西方建築群,現在卻需要保育,但小小的廟宇仍然有香火,燈一日點起,一日就活著。」

這時再細看兩組建築群,更覺莞爾:警署、監獄,又有希臘柱又有巴洛克風格,架勢到不得了,連窗框的「海軍藍」,都在落力經營權威。文武廟廟脊上可是熱熱鬧鬧的佛山泥塑,趙廣超形容:像一層浪花那樣活潑可愛。」

還有,荷里活道當年非常時髦,啟蒙了一代年青人:29號曾經是循環日報》報社;77號的雅麗氏利濟醫院,是當年孫中山先生在港生活和學習的地方;文武廟旁的樓梯街上望,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在香港興建的第一座會所,1927年魯迅應邀來港,就是在青年會舉行兩場演講,當時500多個座位座無虛席,非常熱鬧。

當年西學東漸,集中先進思想和醫學等技術的荷李活道,現在反而以古董店聞名,滿滿的懷舊情調。教堂、報社都沒有了,而是酒吧林立的「蘇豪區」。
趙廣超說:一條街,本來是一個空」出來的空間,但把這些歷史意義都找出來後,香港就在這裡。

 

今天中區警署、警察宿舍……都在翻新,不斷辦展覽、又說要變成設計師工作室,趙廣超不無擔心:「現在的保育方向,有點茫然。用途當然可以變,但是否要先看清楚,這些建築究竟帶了什麼給香港,至少要把這些意義挽留。社會是向前走的,我的電腦都不斷升級,但這些器材升級了,不會摧毀我在做的工作啊!」

可否冷靜少少,小心少少?」他不禁說:羅馬鬥獸場,都不會變成遊樂場!」香港幾棟舊樓啫,這樣嚴重?這樣拉人、判監、坐牢的緊密管治架構,簡直是人類景點啦!」他一句駁過來。
他搜集資料時,去香港藝術館看西方畫香港的畫,總是有兩三個華工在鑿石仔,的的的的的……」他輕輕哼起歌來:曾經,整個香港島是個大雕塑,就是華工一下一下鑿出來的,這聲音,好得意。好感人,要講出來。」

中國文化的研究,仍然會繼續,但趙廣超希望可以拿更多時間留在香港,包括策劃一百條關於香港歷史的短片。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16th Feb 2013 | 城市有四季 | (289 Reads)

新春一陣毛毛雨,我家附近的桃花田,幾棵沒斬走的桃樹像是大大舒了一口氣,拼命長出葉子,梢頭翠綠,更把桃花襯托得紅粉菲菲。
錦田種菜,林村種花,昔日沿著林錦公路都是農地,那似今天都是廢鐵場,新春漸漸走近,林村山腰僅存的花田都熱鬧起來。一過了新年元旦,種桃花的賴先生愈來愈忙,他整個冬天都在摘掉葉子、施肥,把桃樹催谷得滿枝花苞,臨近農曆新年不斷挑選桃樹,花太少的、枝幹疏落的,都會留在地裡,待明年長得更盛,通常一棵桃花王」視乎生長情況,要長三到五年,一般的兩年便可以出售。
農曆年廿五,被紥起的桃花全部都包上大紅紙,賴生拿著一把鋸、一桶水、一扎紅膠袋,在田裡忙個不停,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桃花一鋸下來,馬上要用水洗去樹幹的桃膠」,再削去一圈樹皮,然後膠袋裝水,抱住樹腳。

樹幹上,有時會寫著名字。花,日日看都不同,你今日選了,聽日睇都唔同樣,送到上門卻說我換了花!」賴生一邊鋸花,一邊嘀咕。樹幹寫了名字,那就無花無假」。幾個太太也來拿桃花,「這裡買的桃花,一定開!花墟買的,靠不住,試過有年買的花不開,年初二急急要買花回家!」她把桃花一把扛在背上,沿著小路要走十五分鐘才到馬路呢。
搬運工人把一棵棵桃花堆在手推車,用力推出大馬路,走了一轉再一轉,但都忙不過田裡的蜜蜂,嗡嗡嗡地把握最後機會採花蜜。

被留下來的桃花,原來亦會結出桃子!不過本地的桃花品種主要有「茶盅腳」、「草妃」、「細葉」等,都是靚花的品種,結出桃子又小又不好吃,通常一長出來便被摘掉。斬掉了桃花,要重新駁枝,整個夏天,賴生只需每周來一天,把桃樹修剪得枝葉分佈平均,控制樹形對稱。

 

這田裡的桃花,好好打理,明年長得更盛,那家裡的年花,是否就是注定淪為垃圾?

如果買的年花有根有泥,都可以繼續種。朋友文哥每年新年過後,幾乎天天都在垃圾站撿到不少年花和花盆,帶回家裡的花園種得好漂亮。城市裡那有地方?「有地方放花盆,怎會沒地方繼續種?」他說,不用換盆也不用加泥,甚至不用天天淋水,手指摸摸,泥土不再感覺濕潤,才淋水,確保盆底碟子不會積水,就不用擔心有蚊蟲滋生。

如果真的有蚊滋,輕輕在泥面灑丁丁梳打粉就可以除掉。」他強調是手指頭拿一小撮的丁丁」,開玩笑地加多一句:如果撒多了,盆花就變麵包!」

文哥教路,各種年花的處埋方法:

。百合

百合花開完,留下葉子,通過光合作用把球根養肥,天氣熱了就把所有葉子都剪掉,把盆栽放在陰涼的地方,不要沾到雨水,秋天到了,重新淋水,就會再長出來。

。菊花
花朵開始謝,就可以把枝幹剪剩五六吋,很快便會冒出更多新枝,很大機會可以再開花。
。茶花
長得慢,不用剪枝,繼續淋水施肥種下去便是,可以種很多年。

。蘭花

等所有花都終於開完,把有花苞的枝莖完全剪掉,會繼續抽出新枝長蘭花。
。芍藥

全部枝幹都剪掉,讓球根重新長芽,但開花機會較小。
。桔仔
所有果子摘去,不用修剪,一年四季都開會開花,好香!!
坦白說,無論香港和內地,花農都會用大量化肥催谷,並且定期用農藥除雜草。看桔仔就最清楚,在年宵買回來的年桔,果實纍纍,葉子都是墨綠色的,但慢慢地繼續種,那葉子會變成淺綠色。大埔環保會的鳳園,每年都會收留幾百棵市民不要的桔仔,種在林間成為蝴蝶的蜜源,去年還鼓勵學校接收年桔,吸引蝴蝶。市民剛捐出來的桔仔,那些花再多,蝴蝶蜜蜂都不飛近,第二年桔樹長高,花開得稀疏,只會結到幾粒桔仔,卻非常受昆蟲歡迎。

年花繼續種在家,當然不可能用化肥。如果是田裡的有機耕種,可以用很多方法把泥土養肥,放在家裡的花盆,最方便的施肥選擇是洗米水,茶葉渣要小心發霉,蛋殼其實好煩,一來洗不清潔會發臭,二來弄得不夠碎,也不易分解。最最最勁的家居廚餘,是蝦殼──用焗爐烘到一捌就碎掉,弄成細碎填進泥裡,只是,這很費電,亦容易惹甴曱,不建議室內使用。

管理得好,可以年年有花,花兒可能少一點,細一點,但肯定自然一點。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2nd Feb 2013 | 好點子, 綠是彩色 | (261 Reads)

朋友喜歡入夜後去深水埗撿便宜貨,汝州街、基隆街等泊滿客貨車,打開車門,都是從各區收買佬收來的電器。除了回收店老闆專程來入貨,還有好多街客來趁熱鬧,小型家電如電風扇、搾汁機,五十蚊便有交易,電水壺、電飯煲、電風筒等不過二三十蚊。

好多電器所謂壞了,都是插蘇的保險絲燒了,或者電線斷了,好容易修理!」朋友說。

那其實是很簡單的工序。我剛唸完書便搬出來住,曾經做過一件傻事:租住的單位,插座是圓頭的,我不捨得全部買萬能插蘇,竟然把幾件電器的方形插頭換成圓形插頭,還醒目」地把方形插頭留著,接著再搬到的單位用方形插座,又再換回來。把插頭鏍絲打開,按著三條電線的顏色重新接駁,如果電線裡的銅絲太短,便用剪刀輕輕剪掉外層的膠,換保險絲也好容易,拆下來去電器買新的,裝回原位便可。連我也可做到──可是身邊絕大部份朋友聽到,都嚇一跳,你不怕觸電?
怎會觸電?我在換插蘇啊,根本沒有接到電源!
電器以後好易壞,會火災!touch wood拍拍木桌子,我和我的家電都還健在。
換保險絲、換插頭……這種簡單的維修,難道也得找電器師傅嗎?現在的家電愈來愈不耐用,幾乎一過保用期便開始出問題。就算只是小毛病,也很難找師傅修理,找到師傅亦嫌修理費貴,不如丟掉買過。
這篇文,不打算教修理(唏,我只是懂得換插蘇!),而是介紹保養的方法,讓電器耐用一點,這些資料,電器說明書都甚少寫出來

特地訪問村口的陳師傅。村屋居民電器壞了,抬出去不方便,也難找到師傅上門維修,往往隨手丟掉,陳師傅會執回來,修理好了,清潔一下,便能轉賣給其他街坊。

陳師傅一口氣地答:「清潔、清潔、清潔!」要家電耐用,平時清潔好重要,這是常識吧,但令我最愕然是他接著說:不可以邊看電視邊摺衣服,也不可以在電腦前換衫!一般人家裡98%的灰塵,都是來自衣服跌出來的纖維微粒。」他語氣之權威,簡直不容質疑:凡是會發熱的電器,都會令空氣升起,衣服纖維等微塵便會捲入電器,像電視、電腦就好易壞。」

電腦絕大部份死於「燒壞」:熱力散不出去,雖然有內置的風扇,但由於熱空氣把微塵扯進去,再加上主機大都放在地上,裡面的灰塵像棉胎一樣厚,無法散熱,也就不斷死機。陳師傅說定期要把主機外殼拆開,掃走灰塵。

雪櫃也是要定期清潔,作怪的不是灰塵,而是水氣。「你放檸檬在雪櫃,之後會怎樣?」陳師傅考我,馬上答:「變乾。」「那些水份去了那裡?」「……?」

原來所謂「無霜雪櫃」,還是有冰的,只是表面看不見,平時吸收了的水氣,結成冰,長期便會影響機械運作。如果只是打開雪櫃用布抺,冰格的發熱管隨時會因為冷縮熱漲爆裂,洗雪櫃一定要先停電,讓雪櫃裡裡內內的冰都溶掉,完全變乾爽,這半年就要做一次。
洗衣機呢?最容易積聚的,是洗衣粉!人們很多時都用了過量的洗衣粉,或者沒有先用水溶開,結果都殘留在洗衣機內壁,變成污垢。這我知道,可以把洗衣機注滿水,加一盒蘇打粉,浸一晚,然後開洗衣機把污水排走。可是衣服的纖維就難搞了,出水口也不易清理。

陳師傅嘆口氣:「一個字:『錢』,洗衣機等電器,有時就是要拆開清潔,一般人是做不到的,但找師傅,怎收費?」
像冷氣機,也得師傅出馬。他說市面上一些冷氣機噴霧式的清潔劑,含有酸質,冷氣機又有積水的位置,這些酸質溶進水裡,遲早便會把冷氣機蝕掉,就算不用這些清潔劑,冷氣機內的積水亦會把機件浸霉,還是要每年找師傅清洗才能耐用。

「如果注意保養,一部洗衣機起碼可以用上十年八載……現在的家電太便宜,人們都寧願買新的,結果更多電子廢物。」陳師傅一邊扭開電飯煲的鏍絲,一邊嘀咕,那電飯煲是另一個街坊不要的,因為煲瀉粥而斷電,又太耐沒洗,一層泥似的。

「還有人拿來一部麵包機,一拆開,裡面一條四腳蛇的屍體!」他說。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26th Jan 2013 | 好點子, 綠是彩色 | (869 Reads)

「人家是第一個男人踏上月球、第一個男人登上最高的山,我呢,是地球上第一個男人用衛生巾!」印度人Arunachalam Muruganantham一臉自豪地說。他為了讓太太和其他基層婦女可以負擔得起用即棄的衛生巾,想破腦袋。

他甚至把動物的血裝在瓶子,綁在腰部,再有一條管子連到內褲,走路、騎單車……用手壓一下,瓶子的血就會流出來:「我試了五天,感覺糟透了,又濕又忙亂……這令我向所有女人鞠躬!」最後他成功設計出簡單又便宜的機械,讓鄉村的婦女團體也可以自行用塑膠和植物纖維生產衛生巾,七年來已經製造了630台,除了印度還有六個其他國家都有婦女團體使用,令成千上萬的貧窮婦女用得上即棄衛生巾。
本來很感動,直至聽到Muruganantham說:印度目前只有2%婦女能使用即棄衛生巾,他希望100%的婦女都能用,甚至把本地生產衛生巾運動推廣到全球——想起全球35億女人,如果一生的每次經期都使用超過二十塊即棄衛生巾,那是多麼龐大的垃圾量?!

 

即棄衛生巾的塑膠,焚燒好毒,埋在堆填區又幾十年不化,夾在中間的棉花,辛辛苦苦種出來再加工,用幾個小時便丟掉?身邊一些朋友已轉用可洗衛生巾」。除了由美國、台灣網購,香港環保商店如大埔康之元素也有得買。

律師Rachael Pang兩年前用了大約兩百元港幣在網上買了美國製造的三條有機棉衛生巾,用足一年,肯定可行,才把用後感寫在自己的部落格gogreenhongkong,並再來買許多送朋友。
她覺得可洗衛生巾透氣多了:「一般衛生巾說能防漏,是因為底部有一層塑料密封,但既然封了一層膠又怎麼可能透氣?我覺得這只是生產商的廣告催眠術,謊言重複說一百次就會變成事實!」棉布吸水力強,亦可以防漏,並且有棉布護翼,用「啪鈕」鎖緊內褲子。反觀即棄衛生巾的護翼都是塑料,大熱天時,更容易刺激皮膚。

洗衛生巾,比Rachel想像中容易,洗澡時順便用溫水和肥皂清洗;比較困難,是外出時更換的問題。Rachel坦言這有點「棘手」,幸好自己本身是「低流量用戶」,放工回家再更換也沒有問題,而一些要更換的朋友,會把用過的衛生巾放進密實袋,再藏進小布袋。


我曾經訪問Rachael,那報導在親子王國引來頗大反應,絕大部份都是耍手擰頭,甚至很大反感。(沒想過嘔吐的公仔有那麼多款式!)有些問題,較易解決,例如穿著較為緊身的內褲,按流量選擇棉布的厚薄,便可有效防止滲漏;用水洗的碳排放也比生產即棄衛生巾低,不算浪費。但無可否認,清洗不方便,尤其一些牌子的可洗衛生巾,較難把污漬徹底洗去。
英國近年為鼓勵媽媽改用可洗的尿布,設計師設計了漂亮又好用的嬰兒內褲,尿布摺進這特製的內褲便可,不用像再古老年代用大頭針;而且有專門的公司每天上門收髒尿布,送回清潔的尿布,媽媽不用自己洗。然而這些辦法,都不能適用於衛生巾,經血也許比糞便乾淨」,卻可以感覺更污穢」,更被嫌棄。

坦白說,我不覺得可洗衛生巾是所有香港女人的選擇,懂得使用技巧,還要有生活條件」:經期來時,可以不用像平時那樣操勞,有時間喝熱水,能夠不斷上廁所,衛生巾就不會弄得太髒,也能好好感受棉布的透氣和舒服。

假如經期來時仍要東奔西跑,連上廁所也沒時間,加班加班終於撐到回家,還要手洗衛生巾?算吧啦,先把自己顧好,才有能力想到大自然啊。

倒是從親子王國的論壇認識到月事杯mooncup,這矽膠小杯可以捲起像棉條一般放進陰道,直接收集經血,之後輕輕拉出來,用水洗乾淨,不必弄乾便可重用。使用者留言:我覺得非常好用,因我算高流量的,一般都只會睡覺時滿,但加m巾用就可。日間不會滿的,大約四小時倒一次,用水沖一沖就乾淨,出街帶枝水入廁所沖即可。」

這樣一次來經,只需用一個月事杯,定期用肥皂洗乾淨,可以用上五至十年!看來比可洗衛生巾耐用,清洗也容易得多。
上網看使用片段,冷不防看到評語:I hear vampires call these cups shot glasses.
笑到傻,幾十年的擾人月經,可真是見鬼!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12th Jan 2013 | 好點子, 綠是彩色 | (275 Reads)

朋友生了孩子後請來外籍傭人,沒想到清潔用品突然大增:「姐姐試過一星期用完一整支洗潔精!我小時在家負責洗碗,從來沒用過這麼多洗潔精,剛剛結婚我也做家務,平均半年才用完一支!」洗潔精轉眼要買,還有廚房浴室林林總總的清潔用品——用量這麼驚人,洗得乾淨嗎?會否殘留在兒子的碗碟?
朋友於是改用茶仔粉洗碗,可是傭人用不慣,自己掏錢去買洗潔精。

另一個朋友也遇到類似情況:她本身在環保機構工作,一早轉用梳打粉等天然清潔用品,可是每週來清潔的鐘點女傭,總是皺眉頭,雖然還不至於「自備洗潔精」,但總要是再三遊說。鐘點女傭不禁說坦白:我家裡本來也沒用很多清潔用品,可是上課都教用不同的化學清潔劑,那些環保清潔用品,沒人教過啊。」朋友曾經向提供家務培訓課程的工會反映,卻得不到回應。

 

化學清潔劑香噴噴,看起來方便又快捷」,內裡卻可以含有各種各樣的有毒化學物質,請看綠色和平編寫的《無毒消費品指南》,有一頁全是家居常用的清潔用品:洗潔精、洗衣粉、洗衣液、浴室清潔劑、漂白劑、空氣清新劑……全部號稱消滅細菌,卻原來可能含有的有毒化學物質,更影響健康!

University of Florida比較過化學和天然清潔用品的殺菌成效:一些標明「殺菌」的清潔劑,成功減少表面多達99.99%的細菌,而一份醋、一份檸檬汁、兩份水、一撮梳打粉,亦可清除99.9%同類細菌。

兩者的殺菌效能只相差0.09%,可是梳打粉、檸檬汁、醋,吃進肚子都沒問題,化學洗潔精裡的磷酸鹽、焦油色素等卻會令皮膚過敏,是主婦手」的元凶,所謂氣味清新,更可以含有人造麝香,干擾內分泌。
單單為健康,亦要謹用化學清潔劑,何況隨著污水流出去,不但耗費能力淨化處理,也難以完全避免污染環境。


天然清潔用品應怎樣用呢?方法很重要,一覺得麻煩,就難以長久。

洗碗以前流行茶籽粉,最近新寵是竹毛巾。茶籽粉是茶籽壓榨出茶籽油後,剩下的茶粕,台灣靜宜大學應用化學系的研究人員曾於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發表研究報告,指出苦茶粉含有皂素可以去油膩。香港能買到的茶籽粉有兩種,茶葉般粗的渣狀要浸水,很容易弄得到處濕漉漉,粉裝的比較好用,建議裝在塑膠的茄汁樽」裡,灑點在碗裡,直接小擦子擦乾淨。

竹毛巾是近年大熱,勝在什麼清潔劑都不用,髒碗先沖水,再用竹毛巾抺幾下,便可吸走油份。毛巾輕輕用肥皂搓洗,輕輕擰乾再晾乾,記得不可泡熱水和用漂白水等化學清潔劑。

竹毛巾不用力,茶籽粉又會染色,清潔傢具廚房浴室,最萬用的是梳打粉Baking Soda。可能售價太便宜,絕大部份的環保用品店都沒有賣,也沒有推廣,以前超市還會放在烘培用品,現在要去雜貨店買。水和梳打粉的比例是0.2%~ 1%,一公升水,放一兩茶匙梳打粉,就可以用來抺傢俱磁磚等,需要潔污能力強一點,用溫水,再利害一點,加醋。如果有污漬,開稀成梳打糊塗上三小時,用牙刷擦掉再用濕毛巾抺。

梳打粉還可以吸濕除臭,把梳打粉放進舊襪子,放在鞋櫃角落,結成硬塊可以丟進馬桶。梳打粉安全得可以吃進肚子,尤其適合用嬰兒,新買回來的嬰兒衣服用梳打水浸泡,可以去除布料上殘留的化學品;嬰兒吐在衣服上,灑上一層梳打粉,吸乾了掃走髒物,再放入一盤溫水,加入梳打粉浸半小時,便可以揉搓洗乾淨。

梳打粉的神奇功效還包括去黑頭,灑點在手心,加上用開的洗臉清潔液,輕輕在鼻子打圈;同一個牌子洗頭水用久了,也可加一點小梳打進洗頭水,馬上洗得好乾淨──用途太多了,朋友的鐘點女傭用慣了梳打粉,一盒便搞掂全屋,頗受其他環保家庭歡迎呢!

 

 

 

清潔用品                                可能含有的有毒物質     可以導致的健康問題

洗潔精

香料、香精中可能含有人造麝香

干擾內分泌

 

焦油色素(coal tar dye

皮膚過敏,致癌。

 

磷酸鹽(phosphate

 

引起噁心、嘔吐、腹瀉。具有腐蝕性,引起皮膚過敏。

洗衣粉/洗衣液

壬基酚(NP)及 聚氧乙烯醚(NPEs

 

公認持久的有害化學物,具有模擬天然雌激素的能力。

 

鄰苯二甲(Phthalates

被歸類為「生殖毒性物質」

 

人造麝香

干擾內分泌

 

磷酸鹽(Phosphate

引起噁心、嘔吐、腹瀉。具有腐蝕性,引起皮膚過敏。

浴室清潔劑/漂白劑

 

 

含氯漂白劑主要成分是次氯酸鈉(Sodium hypochlorite

強腐蝕,損害眼睛和皮膚

 

 

香料中可能含有人造麝香

干擾內分泌

 

 

表面活性劑中可能含有壬基酚(NP)及聚氧乙烯醚(NPEs

公認持久的有害化學物,具有模擬天然雌激素的能力。

空氣清新劑

人工香精中可含有人造麝香,其中二甲苯麝香(Musk Xylene)被歐洲化學品管理局列為持久性可累積性化學品(PBT

干擾內分泌

 

 

消毒劑中可能含有甲醛

癌症

資料來源:綠色和平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29th Dec 2012 | 碳排放 | (69 Reads)

聖誕講耶穌。耶穌其中一個著名的神蹟,是用五個餅和兩條魚,餵飽五千人,如今由無到有餵飽上千人,已不是神話。

在倫敦Trafalgar SquareTristram Stuart把小山一樣高的紅蘿蔔和馬鈴薯,煮成大量素菜咖哩,以噸計的蘋果和梨子,搾成果汁──在短短兩小時內,餵飽蜂湧而來的人們,剩下的水果渣滓和菜莢,還由四頭豬在現場快快樂樂地吃光。

這些蔬果,都是市場不要的:可能是紅蘿蔔的長短不合乎超市的劃一要求、馬鈴薯長了太多坑洞被顧客嫌醜、梨子在長途運輸途中碰傷了、蘋果在冷凍倉儲存時沒放好,又或者所有農作物都完美無可挑剔,僅僅是商店進多了貨,賣不完。

Stuart2009年寫出揭露食物浪費醜聞的《waste: the global food scandal》,十二月在倫敦行首屆的Feeding the 5000,得到環保團體義務幫忙運輸、農夫捐出超市拒絕的農作物、名廚設計食譜、現場超過三百名義工煮食和派食物。

 

香港也可以舉辦類似Feeding the 5000的行動嗎?

「樂餉社」(Feeding Hong Kong)一直和Stuart有聯絡,他們透過食物進口商得到大量滯銷的食品,可是誰來煮?大埔食德好」的街坊不斷回收街市的賣剩菜,重新整理煮成美味的社區午餐,也想辦類似的活動,但在構思階段已經得不到支持。

終於全港第一個辦得成的,是一班大學生膽粗粗地成立的豐剩,剛在昨天中文大學舉行的聖誕派對剩食方舟」。
跟著食德好」的街坊去街市收集青瓜、薯仔、水果;去小學收集聖誕派對吃剩的沙律、意粉、汽水……大學的雪櫃被擠得滿滿的,都是一盒盒裝滿食物的鍚紙盤,最底的蔬果格,塞滿茶餐廳不要的麵包皮。

我也跟著去回收:一間蛋糕店捐出大量蛋糕碎,看著那女主人從雪櫃拿出一袋又一袋,簡直拿不完似的。糕碎平時都有,但十二月實在多得誇張!」她說,這個月不斷開班做蛋糕,成品是漂亮的立體聖誕老人、人形的薑餅人,看了就會明白為何會有這些餅碎。不能用小一點的餅模?她拿出一個焗好蛋糕,四四方方只是僅僅比一個手掌大:「餅底已經是最小的尺寸,如果用人形或者立體餅模,那要用好多錢去買餅模。」

同一塊蛋糕,一些變成嘩,好靚啊。」一些只能淪落垃圾筒:咦~污糟!」
在「豐剩」的聖誕派對中,這些糕碎先是成為工作坊的材料,變身教育工具,再重新裝飾創作成精美的派對甜品。


這次活動的搞手之一文萱,看著餅碎變身,好高興。文萱過去半年不斷到大小宴會回收吃剩的食物,每次情緒都上上落落:沒有人喜歡晚上十一點好好待在家裡,卻要出去,可是每次救回好多食物,又覺得很開心,好在有出來!」

豐剩」主要由大學生組成,其中不少是中大新聞系二年級學生。事緣年初在佔領中環」行動中,跟過一個外國人去超級市場的垃圾桶找賣剩的食物,數量之多,質量之好,都遠遠超出這班年青人想像。

我到現在,還記得打開垃圾袋那股麵包的香味!」文萱說一間超市,一晚閒閒地丟一兩袋黑色大垃圾膠袋的麵包,平時不捨得買的精美日式餅點,都被當垃圾,魚生、壽司更是多得吃不完。我腸胃不好,但吃了這麼多次,都沒有拉肚子,有次看見魚生過期兩天,便用來煮鳥冬,二百多元的魚生用來灼麵,從沒試過這樣豪!」她笑著說。

曾經跟內地的環保組織談香港的食物回收,對方反應好大:我們會被告的!大陸連撞到阿婆一下,都會被告上法庭,何況給她不乾淨的食物!」同一番說話告訴台灣的慈善機構人安基金會,這組嬂天天去中學回收學生吃剩的食物,再派給露宿者,負責人說:那些遊民』我們都認識啊,不可能告我們的。」
環保機構不一定有社區網絡,福利機構又不一定有環保意識—-香港很特別,愈來愈多香港組織把環保和社會支援結合在一起,把浪費的資源回收分發給有需要的人們。

豐剩」在六月四日成立,一開始便充滿革命色彩。

耶穌用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後,還把人們吃剩的打包,裝滿了十二個籃子。你不一定有信仰,但既然也這樣熱烈慶祝耶穌出生,這個假期試試隨身帶個小盒子,;由打包吃剩的食物開始吧!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15th Dec 2012 | 綠是彩色 | (65 Reads)
800x600


這裡是所有文字人的惡夢!
無數白紙,被切開、被剖碎、紥成一大塊立方體,再疊起成牆——都因為紙上面,有字。
當文字不再有人想讀,那白紙也就淪為垃圾。

葉文琪(Harold)的公司SSID專門收廢紙。我去過不少廢物回收場,廚餘、膠樽、玻璃、廢車、電子垃圾……這間廢紙回收廠可算是最乾淨「企理」的了,廢紙都存在棚內。Harold收紙,不會付錢,反而收錢:他提供的是機密文件處理服務,每一袋文件都會有電子晶片,可以追踪去了哪裡,並且可以在網上監看文件送到回收場後,整個切碎和綁紥的的過程。

不是機密的文件,他也回收,但不給錢,而是每十大袋廢紙,送100kg碳中和(carbon offsets),這些往往是一些關心環境的公司,會計算用水用電等釋放了多了二氧化碳,透過回收紙張減少碳排放。
雖然香港漸漸多了公司進行碳審計,可是仍然是極少數,光顧Harold的公司大多還是擔心資料外洩,尤其銀行等的客戶文件若在垃圾站被發現,可不是好新聞。


開業三年,送到回收場的廢紙一直增加,Harold卻叫苦連天——廢紙價格不斷地下跌!
會否留意報紙少人收了?廢紙回收價由每公斤$1.2大跌到$0.4,今年才回升到$0.7。我特地磅過:一份免費報紙平均重140g,地鐵闡口外那些公公婆婆若收到100份,也就是14kg,以前還可以賣到$17元,現在頂多$10

回收不止講錢,環保嘛!那我又計數:根據環保署提供的中小型企業碳審計工具箱」,1kg報紙購買及廢棄的碳排放是6.35kgCO21kg報紙回收可減少4.8kg CO2。香港天天都在派五份免費報紙,記者之聲去年估計加起來大約有三百萬份,所有免費報紙就算一份不漏地全部回收了,仍然起碼排放651噸二氧化碳!
免費報紙,從來不免費。

報紙、紙箱,這些廢紙回收的最大用途,就是再造成包裝紙,經濟差,出入口需要包裝的商品都減少了,廢紙回收價應聲下跌。連瑣效應,Harold回收的公司文件、招股書等等,本來是素質最高的廢紙,可以再造成可供印刷的再造紙,也隨之跌價。
這是荒謬但真實的困局,明明肯提供廢紙給Harold的公司因為私穩原因增加了,也明明漸漸多了公司考慮環境,要求使用再造紙印製年度報告等,供應和需求的市場都在擴大,卻沒法應付波動的廢紙回收價。


在回收場走一圈,感觸很深。文件如果還是一張張,可以變成再造紙,但如果切碎,纖維斷了,就會變成廁紙。而且紙碎很佔地方,同一塊立方體,一本本切除書脊膠邊的招股書,可以重達800kg,可是同樣體積的碎紙,連300kg也無,換言之,碎紙需要的運費多兩倍,用途也較局限。
「有些公司除了人事部或商業紀錄等機密文件,所有用公司信紙的文件都要切碎。」Harold理解不少高質素的文件紙張要碎,但可惜連同文件一起丟掉的大量box files和蝴蝶文件夾等文具用品。

這裡回收的廢紙,都會出口到東南亞,一般回收的書紙的價錢已經跌到1$250美金,最靚的廢紙,例如印多了的招股書、印刷廠印錯了的紙張等pre-consumer完全沒用過的,價錢可以超過1$400美金。
我今期變身計數機:平時印書,1噸書紙最平的大陸貨要$700-800美金,如果選用再造紙,內地再造紙是不可信的,但選歐洲再造紙,1噸再造書紙要$1,500美金!我等獨立採訪的記者,怎可能用得起!
1
$400美金廢紙,變成1$1,500美金的再造書紙,這也太好賺了吧!Harold搖頭:紙起碼有20%雜質,每造一次都會流失,高級的再造紙,每1.5噸廢紙只能造出1噸,流失量高達50%,想想那多少污水要處理,再造紙廠要有十多部拉紙機,非常佔地方,加上用電、人工,這不是高回報的行業。」

不用紙,改出電子書嗎?美國專家計算過用iPad看了超過20本電子書,或者1年內,每天閱讀超過1小時,對環境的影響就比用紙少。但這還沒考慮iPad丟掉時淪為電子廢物,我現在身處廢紙廠,想想以後站在貴嶼那全球最大的電子回收場,那刺鼻的酸味已經嚇醒了。

廢字比廢話的環境成本,實在高太多,訊息若不值得發放,種多棵樹好過。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8th Dec 2012 | 碳排放 | (51 Reads)

老姜一直盯著多哈的氣候會議。

香港人一般都聽說過三年前的哥本哈根氣候變化會議(COP 15),可是剛剛1126日至127日在多哈舉行的「聯合國第十八次氣候變化大會」(COP 18),本地傳媒的報導實在少得可憐。

老姜為什麼會關心呢?因為他在廣州開農場,賣的不是蔬菜,而是CDM

 

CDM來自京都協議書,那是199712月在日本京都召開的聯合國第三次氣候變化大會(COP 3)制訂的,歷年來有近二百個國家簽署了,希望一起把大氣裡的溫室氣體,例如二氧化碳穩定在一定水平,不會導致氣候變化繼續惡化。除了美國,大部份的發達國家都提出減排承諾。
減少碳排放,在個人層面是相對容易的。例如我的女朋友,很討厭男友用紙巾抺枱:「為什麼不用抺布呢?用紙巾多浪費!」「可是用抺布要用水洗,也會浪費水!」男友反駁。

這種事,一算碳排放就知道:把水務署提供食水的碳排放,加上渠務署處理污水的碳排放,在香港使用一公升水會排放0.6 CO2英國超市Tesco1張廁紙平均產生1.8gCO2碳排放量,換言之兩格廁紙的碳排放,相等於6公升水,簡單搓洗抺布用不到這麼多水。「洗抹布比用紙巾環保得多啊!」女友自此大條道理把桌子上的紙巾盒,換上一條抺布,碳排放馬上減少。

計算國家的碳排放,當然複雜得多,而且有很多是難以減除的,像德國已經盡力發展太陽能,日本的垃圾也盡量回收了,那就可以通過支持別的國家減少碳排放,抵消自己國家的排碳量。

這就是京都議定書之下的CDM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 清潔發展機制),鼓勵發達國家在發展中國家投資減碳項目,也同時為發展中國家提供減碳的資金。


老姜的農場通過收集廚餘,再變成堆肥,減少廚餘在堆填區釋放的溫室氣體,他花了六年時間去填寫大量表格,才申請到聯合國核發的CDM。當年各國似乎有心排碳,CDM很值錢,減少一噸碳,可以得到三十多歐元。
可是現在連明年最有機會減少20%碳排放的歐盟,也沒有很大動力繼續減排,加拿大、日本、紐西蘭等更表明不會再參加國際減排的協議。京都議定書失去了江湖地位,CDM也就大跌價。
今年老姜的農場減排一噸碳,只值幾毛錢歐元。他唯有開發有機菜市場,真的賣菜了。
老姜的指望,就是剛召開的多哈氣候會議,讓各國可以達成新共識,繼續執行京都協議書的第二期承諾。然而,事與願違,每一天的會議都在原地踏步,大會的記者會甚至因為沒有新公布而延期。沒有目標,也就沒有達標的動力,與會的發展中國家喊得最大聲:沒有資金去減少碳排放!

根據獨立的非營利組織「氣候政策倡議」(Climate Policy Initiative)在多哈發表的報告2010年及2011年全球投資在抑制氣候變遷的經費,已經達到3640億美元,可是要讓全球的氣候變化不再惡化,國際能源機構指出,每年必需在能源領域投資1兆美元。


現在商界比科學家更緊張,全球溫度大約上升了1℃,但引發的頻繁天災,已經嚴重影響到保險業等生意。各國曾經在2010年的坎昆會議上決定把增溫控制在2℃,那全球碳排就不能超過440億噸,然而2010年全球排碳已經高達490億噸,中國印度等國家的碳排放仍然持續驚人地增加。

請注意,是世界銀行預測到了2100年,全世界平均溫度將上升4℃。

1℃已經弄到現在的地步,2℃似乎也不能阻止了,而4℃,將會發生什麼事?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多哈會議開幕時,緊急呼籲:「我們不要抱有任何幻想,這是一個威脅到我們全體、我們的經濟、我們的安全、我們後代的危機!」

國家也許始終無法達成共識,就算有共識也不一定達標,除了歎息,我們還可以選擇積極──地球不是屬於國家的,每一個人都有份,每個人的碳排放,能減幾多少,就減多少吧!



BOX:1卷廁紙=15次涼

英國超市Tesco1張廁紙平均產生1.8g CO2碳排放量,香港消委會說香港一卷廁紙平均有125364張廁紙,假設用中等貨色一卷250張,碳排放量250 x 1.8g=450g CO2

水務署處理1立方米食水所耗電力是424g CO2,然後渠務署處理1立方米污水所耗用的電力是172g CO2,每立方米的排碳量是424+172=596 g CO21立方米等於1000公升水,水務署估計每分鐘淋浴用10公升水,假設一次淋浴五分鐘,50公升的碳排放等於30 g CO2

換言之:一卷廁紙的碳排放量,可以淋浴15次,用手巾和抺布就可以減碳!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17th Nov 2012 | 活化廚餘 | (341 Reads)

  想像有一個桶,菜莢果皮等廚餘放進去,不斷消失,可以騰出空間再放廚餘──那不是廚餘機,不需用電,不用很貴地買或租回來,也不會報廢後成為電子廢物。裡頭放的不是蚯蚓,不用擔心剩菜太鹹太油蚯蚓不肯吃,更無需引入外地蚯蚓品種,影響本地生態。

我家就有這樣的一個小小的廚餘桶,裝著的是黑水虻。
黑水虻洋名字英明神武black solider fly,小名卻是新界老一輩都知道的「牛糞虻」!香港郊區本來就有黑水虻,去年我搬進鄉間,本來放EM菌種的廚餘桶,很快便惹來黑水虻,上網一查,才知道這是處理廚餘的能手。
最先研究黑水虻的是美國教授 C.Sheppard,八十年代在墨西哥利用黑水虻消化動物糞便,繁殖出來的幼蟲再餵雞,教授退休後還開公司,把幼蟲變成寵物飼料。國內地溝油」鬧得沸騰,政府開始監管回收到的餐廚垃圾,今年六月湖北省襄阳市的卧龙镇是國內首次使用黑水虻處理餐廚垃圾。
連香港新界亦有農場嘗試收集快餐店廚餘,讓黑水虻吃了,再用其幼蟲養魚。於是我去了兩次廣州,專訪研究黑水虻的廣東省昆蟲研究所,並且參觀實驗基地。

安新城博士零六年開始研究黑水虻。他說人類食物的調味料:鹹、辣、油,對很多昆蟲都是致命,只有黑水虻和家蠅不嫌棄,可是家蠅會傳染疾病,黑水虻勝在不帶菌,對農業和衛生都不是害蟲。
黑水虻吃量和繁殖能力都是驚人的,瑞典科學家計算過1隻黑水虻1天可吃0.1克廚餘,相等於自己的體重,換言之1噸廚餘需要1千萬隻黑水虻。1隻黑水虻平均可生700隻後代,如果100頭黑水虻開始生育,12個月後就可以在1天內消化掉全球2.1億噸的廚餘總量。

那豈不是生態大災難」?可是昔日在新界吃牛糞的黑水虻,並沒有成為問題,因為在自然界極多天敵,鳥兒、老鼠,連我家的貓也抓來吃,而人為殖養的,幼蟲會被拿去變成飼料,只是保持一定的數量消化廚餘。

以往沒有大規摸使用,主要原因有二:黑水虻怕冷,16℃以下便不想活,所以歐美一帶不流行。雖然冬天可以保暖,但這涉及第二個問題:成本。一隻黑水虻幼蟲含有43%蛋白質,可是一噸廚餘大約養出來200公斤幼蟲,只能烘乾提煉出90公斤蛋白質飼料,市價約900元。「雖然也有錢賺,相對餐廚垃圾直接變豬餿,一斤一毛錢收回來,可以八毛錢賣給農民,利潤差太遠了!」安博士解釋。

可是當豬餿有衛生問題,政府也想辦法處理廚餘,觀點就倒過來:一噸廚餘變成不足一成的蛋白質飼料,產生的份量比堆肥少,也可更高價賣給養殖戶,更重要是時間快。研究所實驗十噸廚餘,在2448小時內可被黑水虻吃完,廚餘愈多便養更多的蟲,一間廚餘廠最多可以處理100噸廚餘,時間同樣是一至兩天消化掉!
安博士正研究把殖養黑水虻工業化,包括把黑水虻養殖場建在地下室,保暖並防止廚餘臭味外洩,廚餘也先減少水份和絞碎骨頭。他估計最終成本,遠比「厭氧發酵」低:「國內主流是用厭氧技術把廚餘變沼氣,但廚餘成份不明,不及利用動物糞產生沼氣般有效和穩定。」

廣州的研究進行中,不過香港在養黑水虻的農場,已經意興闌珊。那是粉嶺一間有機農場,農夫亦是經廣州省昆蟲研究所幫忙,建了一間小小的溫室養黑水虻,每隔幾天便向某連鎖快餐店收一噸廚餘,繁殖出來的幼蟲用來餵魚,黑水虻成蟲的屍體和糞便用來施肥。
收廚餘,變飼料和肥料,乍看非常有效,可是原來當中涉及很多器材。黑水虻吃的廚餘要先攪碎,我們買的攪碎機效能太低,好的又太貴!」農夫幾乎逐樣數:廚餘的污水要處理、餵蟲、收集幼蟲、烘乾,每個步驟一是請人,一是買機械:香港人工怎可能像大陸便宜?全部機械化起碼幾十萬投資!」他寧願申請到基金支持才繼續。
回到我家,打開廚餘桶的蓋子,裡頭成堆黑水虻幼蟲拼命地吃。我住郊外,廚餘桶位置遠離住所,幼蟲吃得快,廚餘不會變很臭,飛出來的成蟲轉眼被雀鳥吃掉。每月我會清一清廚餘桶,把裡面來不及消化的殘渣泥糞埋在花園中。

一般家庭當然不能與蟲同居,可是如果全港有三十間地底黑水虻養殖場,消化每天三千多噸廚餘,幾天便變成三十噸蛋白蛋飼料,可是出口大生意啊。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3rd Nov 2012 | 碳排放 | (40 Reads)


海水猛地灌進地鐵,住在地下管道的老鼠驚恐亂竄,其中一隻縱身就跳進水裡,拼命游上地面。
怎麼了?幾乎整個紐約都泡在水裡!
沒有電,四周一片漆黑,可是老鼠在這環境,反而鎮定下來,大水一沖,乘勢就跳上矮牆。到處都是食物:垃圾桶本來就有大量腐爛的食物,現在還漂浮著不少動物屍體,死魚、死鳥,甚至死老鼠。
生態學家歐斯菲爾(Rick Ostfeld)說,紐約市有八百萬人口,至少就有八百萬隻老鼠,雖然大部份老鼠都居住在非常低漥的地區,當然受到這次颶風「桑迪」影響,可是老鼠比人更能適應環境,人們想像死老鼠隨著積水漂來漂去,紐約市地鐵系統變成一大鍋老鼠湯(rat soup),不如擔心活著的老鼠跑到地面來,帶來瘟疫。
這一隻老鼠,醒目地逃出來,吃飽了,爬上一個店鋪的閣樓待著。在紐約住了一輩子,從沒見過天上有這麼多星星!
到底發生什麼事?

颶風「桑迪」在美國東部新澤西州南部登陸,隨著加拿大南下的北極氣流,和橫掃美國西部的冬季冷鋒互相影響,形成空前威力強大的超級風暴,海水刮起、雨狂瀉,洪水衝破堤坊湧進城市。

可是,這次風災和氣候變化有關嗎?氣候變化」不同天氣變化」,是形容長期的變動,雖然可以是自然現象,但根據聯合國的定義,氣候變化」指的是人為的全球暖化──工業革命後不斷燃燒煤和石油的化石燃,把大量二氧化碳放到大氣層,像棉被一樣導致溫室效應,令地球溫度不斷上升。
問紐約風災是否因為氣候變化」,等於問:天災是否人為?
眾多氣象學家在傳媒面前,顯得支吾以對:一時間不能下定論啊,氣候變化會引起熱浪、水浸、乾旱,可是對颶風的影響,相對少研究。沒有這人為的氣候變化,大自然也有可能產生這次超級風暴,可是氣候變化的確令海水變暖,令風暴能量加倍。

保險公司卻已經跳出來:受夠了,究竟還要賠多少錢!全球最大的保險公司慕尼黑再保險(Munich Re)才剛在十月發表報告:八十年代因為天氣災害的賠償額只是每年90億美元,可是過去十年,每年已經達到360億美元,單單日本311強震海嘯造成的保險業者損失,更高達400億美元。這一次紐約風災,動輒都是上百億美元的賠償額,保險類股票應聲下跌。
經濟學者決定找出路──是財經雜誌Bloomberg BusinessWeek》,而非環保刊物,封面大字標題:這就是全球暖化啦,死蠢!」
早在2006年,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Nicholas Stern已經發表報告,探討氣候變化對經濟的影響,經濟學家沒有科學家要求證據100%正確無誤的包袱,很快就看到這場賭博如何下注:繼續現在的方向,氣候變化帶來的損失可高達每年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20%,可是立時發展低碳經濟,成本只是GDP2%,以2%代價預防20%損失,當然博得過啦!
雖然Stern Report被批評低估了發展低碳經濟的代價,可是損失愈來愈大,是明明白白地擺在眼前的。不用煤炭,就用太陽能啊,風能都得,電動車也是大市場,反正都是商機,分散投資也無壞。雖然奧巴總統沒法如期承諾創造五百萬綠色就業職立,但去年美國是清潔能源投資最多的國家。
一些環保人士提倡簡樸節約,一些商家描述的,可是高科技的生活:房子有雨水收集系統,家裡的智能電器按需要自動開關,早上用處理過的灰水洗澡,坐電動巴士回公司;辦公室改用電子文件,電腦型號也愈來愈省電,並且採用回收物料循環再造;午飯散步,隨便用太陽能為手提電話充電,下午用視象會議和外國客戶開會;下班健身,踩著的健身單車把動能成電力,拿著電芯回家插入電飯煲、扭開水龍頭的熱水,是天台太陽能集熱器加熱的……

氣候變化是人類史上最大的危機,也就是最大的商機。
可是這些低碳經濟,真的會減少全球的碳排化?經濟學家又望向政治家,他們談什麼都行,就是拒絕在國際協議上簽約,承諾具體的減碳數字。《京都議定書》第一承諾期今年底到期,多少國家達標?而十一月底在卡達杜哈舉行的氣候大會,會有共識嗎?
這一切,老鼠都不知道。環境再壞,老鼠也許可以比人們活得久一點,但說到底,地球這個家,只得一個。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27th Oct 2012 | 活化廚餘 | (61 Reads)



過氣」不等於過期」,中秋節之後,有酒家把賣剩了六千多個月餅捐出來,可是直至上星期,竟然還有某超級市場捐出二千多個月餅!

節日過後通通收起來的,為什麼會等到現在才捐出來?食用日期印著的是十月底,超市是直到過期前一星期才清理?

深水埗等老區一些的街坊,就是這樣,到今天仍然繼續吃掉生產過剩的月餅。

撰文:陳曉蕾
部份圖片:Benson Tsang

而繼續派月餅的機構,是食物回收聯盟」。
今年六月中,在大埔回收廚餘的食德好」開了一個經驗分享會,沒想到來了好多團體,都在搶救食物!這是我去年出版《剩食》時難以想像的:天水圍一班中學生去街市收集賣剩的蔬菜水果,轉送給區內十多位拾紙皮的家庭;深水埗一群新移民婦女,每周一次也是去街市撿剩菜,整理後,送給區內的長者;大學生和年青人一起,像蝙蝠俠」一樣半夜出動,收集酒樓飲宴剩下和超市丟在垃圾桶的食物,再分發給露宿者;連蝴蝶保育區也接收街坊的廚餘,變成堆肥,給花園施肥……
寫書時「食德好」到街市收賣剩的瓜果菜莢,小販和街坊之間的那一張網,漸漸地擴大, FoodLink膳心連」開始收集酒店廚房準備多了的食物、FoodAngel惜食堂」收集超級市場賣剩的食物、Feeding Hong Kong 樂餉社」的對象主要是食物出入口商會,接收大量無法打入香港市場的食物。愈來愈多有規模機構成立,擁有中央廚房、食物安全顧問、司機等資源,針對香港不同環節的食物浪費。

六月底,環保團體地球之友」把這張網,打造得更堅固──食物回收聯盟」上十一個機構,都可以接受捐贈的食物,超級市場再沒有理由每天把賣剩的食物丟掉。

然後八月,神奇事件發生:一間冷凍倉的老闆,一口氣捐出十二噸冷藏的薯仔和紅蘿蔔粒,那貨主賣不出,都不要了。可是十二噸,等於半架巴士!地球之友除了食物回收聯盟」,還急急把消息散出去,結果有三十多個團體跳出來,把這些食物分發給市民。
那幾天我的面書,都是紅蘿蔔:紅蘿蔔湯、紅蘿蔔餃子、紅蘿蔔蛋糕……然後又有薯仔批、薯仔炆雞……

很快又收到地球之友朋友的電郵:「有一大批『粉腸』,有人要嗎?」
還以為是惡作劇呢,原來真是冷凍的動物內臟!雖然這次只有兩個團體願意接收,但「
食物回收聯盟」的機構數目,大幅增加到二十三個,開始有宗教團體參與。
有別於台灣或歐美,宗教團體是主導,香港能夠編織成這樣大的社區食物回收網絡,是很罕有的,可是這張網,還是不夠大:
有別於百佳超級市場只有八間分店,把賣剩的食物僅僅捐給FoodAngel,美心西餅更積極,二百多間分店剩的麵包西餅都可以全數捐出,透過十八個慈善團體分送出去。然而現在只有八十多間分店,是有義工能夠去拿。

交通和人手,是回收食物的大問題,就像那批超市月餅,本來是直接找其中一間食物回收機構的,但那機構的交通開支已經用完了,居然要到明年一月才有能力支付車費去收食物!所以才交給地球之友的食物回收聯盟」轉發。一些位於舊區的餅店,自然有志願機構去接收,可是一些商業區的餅店,就很難天天有人手去拿。也許要等到政府終於徵收垃圾費,商業機構才會走多一步,支付運輸費,把自己賣剩的食物送上門,拜托志願機構處理。
大家可以幫忙嗎?看看自己居住的區內有沒有這些接收食物的機構,然後查一下辦公室和下班會經過的餅店,有否機構去拿?每間餅店開始捐麵包的時間都不一樣,不用等到關門的。

可當這人肉運輸帶」的義工,請聯絡地球之友。他們會增聘人手,未來兩年繼續經營食物回收聯盟」,當中間人把食物分出去。未來發展的另一個關鍵,是希望有冷藏地方,就算周末收到食物,都可以暫時冷凍,等到周一志願機構辦公。
其實現在聯盟收到的,已經不止是食物,有公司捐出大量餐具,也曾經有人想捐出一批抺手液。廚餘這樣難保存、又要花人手處理,但如果連這資源大家也會珍惜,塑膠和玻璃也就不遠了,而金屬、紙張就別再扔進垃圾桶啦。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7th Oct 2012 | 綠是彩色 | (190 Reads)
海難後心緒不寧,讀了喬靖夫的《香港關機》。
更沉重。
一星期一星期,香港最後只剩下二萬四千九百二十五人生還。如果嫌科幻小說不真實,還有前陣子臉書不斷轉發的「波斯尼亞內戰生活實錄」以及手上另一本在看的日本《在核電的禍水中活着》。
災難總是在措手不及來到,所有平時花最多時間去累積的,例如銀紙學歷通通作廢,活下去都得還原最基本:身體要好,頭腦要清醒,家人最重要。  (閱讀全文)

| 3rd Oct 2012 | 綠是彩色 | (395 Reads)

朋友結了婚,仍然選擇分開住:「我們還是喜歡有個人的空間。」兩人買下同一層兩個單位,就在隔壁,每天作息時間各自安排,地方各自執拾,喜歡時,才在一起。

未來的世界,愈來愈多人,一個人住。

 (閱讀全文)

| 23rd Sep 2012 | 綠是彩色 | (122 Reads)

持有本贈券,有能力讓自己快樂!

持有本贈券,有人偷偷地,祝你新年好!

持有本贈券,可以免費享受藍藍的天,涼涼的風。

太多事幹悶死人,有一晚擱下所有工作,設計了一些贈券」,就像有房出租可以隨手撕去那種,列印在鮮黃色的紙上,一共寫了十款,每款十張。第二天俏俏貼在一間學校不同的角落裡,一放學,一百張贈券全部被撕走,人們開心地談論,我什麼都沒說,和大伙兒一起樂。Picture (閱讀全文)

| 16th Sep 2012 | 綠是彩色 | (160 Reads)

今日之後,滿街的選舉宣傳品都只能丟掉?有法子可以重用嗎?

Picture

 (閱讀全文)

| 15th Sep 2012 | 活化廚餘 | (203 Reads)

人去旅行,我去旅行,眼睛卻總忍不住望垃圾。

 北京頤和園,拎著一粒桃核找了好幾個垃圾桶,都寫著「可回收垃圾:瓶罐」,接收果核的,應該是「其他垃圾」。掃地的工人看見了,示意我隨便丟--探頭一看,所有垃圾桶的垃圾都混在一起,哪有分類?

慢著,一個老人打開垃圾桶,把膠瓶都撿出來,轉頭另一個女人也在撿,連工作人員亦悄悄收集一大袋,分類回收的速度,快得驚人。

 

北京地鐵人來人往,幾位婦女大模大樣坐在地上:先把所有膠樽裡的飲料都倒在一個桶裡,再收集膠樽,經過的乘客隨手也放下飲品瓶子。連塑膠都能這般熱切回收,價值更高的廢紙、金屬更不用說,街上不時看見香港久違了的「收買佬」拉著車仔。好一個巨大的回收網絡!

只是看到當地如何回收廚餘,登時心情沉重,這網絡,是一雙雙人手扣起來的。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