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0th Jan 2011 | 活化廚餘 | (694 Reads)

野人這三四年來,餓了便去「麥記」撿薯條。他還試過兩次,走進齋鋪,吃別人剩下的中式酒席:

 

一次在玄圓學院,我跟另一個女孩一起走進去,她才十多歲,很年輕,可是也看不過眼食物被浪費。那一圍菜,剩好多!我們坐下來大吃,那些待應對我們很好,還問要否添飯。

 

另一次在大嶼山昂坪,那些待應便扮看不到我。」

  他大約在二零零三年開始改變生活態度。那時唸大學二年級,因為聽到堆填區快滿的新聞,對環保感興趣,於是參加了一個生態旅遊的課程。導師大多介紹資料,唯獨來自「自然協會」的夫婦清水和一葉,把保護環境的理念融入生活中,野人也希望這樣身體力行,開始跟著協會去行山。 

「我一向都是城市人,中學時也沒有怎樣接觸大自然、草地也嫌髒不會坐,但試過在山裡露營、赤腳走山路後,才發覺所有泥土都不過是灰塵,最『髒』的反而是污染環境的化學清潔劑!」他說。畢業後和生態旅遊課程的同學,一起創辦非牟利的自然教育機構「自然脈絡」,專門舉辦野外生活體驗工作坊,例如帶青年人兩日一夜露營,學習生火等。

 

父母很支持。他是獨子,自小便是吃肉獸,小學六年級腰圍已經三十二吋!爸爸一直叫他多吃菜,決定吃素後,爸爸最高興,全家一起吃飯時,都會吃素。

 

三年前他獨自搬到粉嶺的村屋,為自己改了「野人」的名字:自己種菜、做麵包、摘野菜,或者吃其他田裡剩下的瓜果。在城市裡撿薯條、吃剩菜,對他而言,不過是延續野外的生活方式。「我覺得做人要對得起天地良心,」他把不浪費食物看得很重:「有否珍惜地球資源?能否令世界變得更好?」

 白吃當然也省錢,目前他住的村屋七百呎,每月租金才二千五百元,加上交通費,月花不過三、四千元。

「我經常對年青人說:三、四千元已經可以過我想過的健康環保生活,那三、四千元的工不難找啊,如果堅持要月入三、四萬元才開心,就困難得多。倒不如追求少一點,開心一點,亦減少對大自然的損耗。」野人笑得好開心。

 他還打算和女友組織家庭:「我想當爸爸,第一步先結婚吧,七百呎的房子兩個人也住得下啊,不過吃多一倍青菜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