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nd May 2011 | 活化廚餘 | (410 Reads)

MAY打電話來約去她家吃飯,兩手空空,隨手在家裡摘了一顆青木瓜帶過去。她接過拿進廚房,轉眼就捧出一大盤魚。

 

「咁快?」我們很吃驚,正想開口問要否幫忙刨皮,卻已經燒好了。那魚煎得金黃,躺在濃郁的湯裡,伴著一片片青木瓜,香噴噴地,非常上得大場面。

MAY若無其事地解釋:這條金山鰂是丈夫前陣子從朋友的魚塘帶回來,做了鹹鮮,放在冰格;湯是之前用菜頭菜尾熬的,因為其中包括自製的德國酸椰菜,帶點酸,正好配上青木瓜的爽脆。

 

我家是打漁的,最拿手就是燒魚。」她說。

 

MAY小時就住在香港仔的罟仔艇。罟仔」是圍網,香港漁船有的是單拖」,一隻船拖著一張網,捕起底層的魚;有的是雙拖」,兩隻船,一起拖著一張網;罟仔則會和舢舨合作,放下圍網補捉中層的海魚。我也是第一次認真學這個罟」字,南丫島索罟灣,就是索罟仔艇的海灣。

 

原來船上的孩子,都會綁著繩子。我們叫狗尾!」MAY想起便笑了:每個小孩都會穿一件工字型的小背心,背後一條繩子,乖的小朋友繩子可以長一點,綁近船邊的小朋友,繩子便會短一點,可能只是兩呎。

小朋友玩耍,繩子經常都會纒在一起,大家要轉轉轉才可以解開。」她說:最好玩是走到船邊,持著有繩子,整個身傾斜去看海。」

 

漁民三四歲便會學游水,一般小孩由淺水開始,海上小孩就是由圍腰水泡到手臂水泡,慢慢學。有些人游泳,腳觸不到泳池地面會害怕,MAY剛好相反:我覺得腳觸到地,反而像有人會捉著我的腳,游不到呢。」

 

家裡分了魚獲,自己吃的隨手用鹽醃了做鹹鮮,鹹魚要曬透,鹹鮮是即日已經可以吃,魚肉被鹽抽走水份,肉質更彈牙。漁家不會蒸魚,煎香了放湯最省燃料,同時也相信大滾水煮,更能保持魚的鮮味。

 

至於那湯,卻是MAY近年的心得:冰箱有什麼用剩的蔬菜、田裡有什麼蔬菜吃不完的,統統熬成一鍋湯。夜了放工,小兩口用來煮麵,或者突然心血來潮想請朋友來吃飯,像今晚,這高湯也馬上派上用場。

 

那會有很多味道的嗎?」我腦海裡浮番茄湯底、紅菜頭湯底、椰菜底……

 

你唔好玩啦,我家不是餐廳!」MAY的丈夫急急叫住。

 

MAY也忘記了這次的湯用什麼蔬菜,反正有什麼就放什麼,但烹飪是有秘訣的:「蔬菜湯要好喝,一定要用蒜頭和洋蔥起鑊,爆香了,燒到變金黃,然後才把各種蔬菜加進去,煮時還要加幾片月桂葉和黑椒,味道就完全不同了。」

 迅間煮好的一道菜,原來底裡是漁家巧婦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