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9th May 2011 | 城市有四季 | (182 Reads)

三月先是126年最旱的,四月又是1970年以來雨量最低,五月首個酷熱天氣警告是自1999年警告制定以來最早一次。

 

然後突然連場大雨,天空像破了洞。

 

It is difficult to rain, but if it rains, it pours」。天文台形容因為氣候變化,大氣可容納的水氣增加,就如一個水桶,以前是小桶,很快滿瀉便下雨,但現在是一個大水桶,很長時間才載滿,但一滿瀉便是大雨。

 

城市人,一度以為自己戰勝了天氣,冷氣加暖氣,那怕你是三十多度高溫,還是零下十度,都可以穿一件T SHIRT。下雨與否,室內濕度都是差不多,地下鐵加行人天撟,雨傘也不用帶。再數下去,連天光天黑也不用理會,因為有燈。

 

如果天氣有話要說,聲音只會迫得愈來愈大。

 

面對眼前的極端天氣,生活很難不受影響:

 

皮鞋不再值得投資,大雨時再好的皮靯也會泡湯,天氣熱又焗腳,功能遠遠不如對防滑涼鞋。保暖大衣可以有一件看門口,因為冬天要麼一點都不冷,要麼就連續幾個星期冷得不想出門,薄大衣買了也少了機會用得著,前者太熱,後者又不夠。

 

買房子,切忌向西,下雨日子減少,天天大太陽,那西斜,冷氣再大也是熱。頂層單位避之則吉,連場大雨,如何防漏?專家設計的渠道再精密,也無法再應付年年都是會百年一遇」的暴雨,低窪地段也少去。

 

要預留更多伙食費,農作物失收,糧食價格不斷上升。

 

要有準備,再次爆發瘟疫。

 

……

 

天氣變得愈來愈極端,我們生活的改變,只會愈來大。

 到底天氣愈來愈大聲,是想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