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rd Sep 2011 | 城市有四季 | (1056 Reads)

天氣熱得受不了,拿起樽裝水,咕嚕咕嚕喝光,然後,手上那瓶子──就變成垃圾了嗎?

 

設計師Hung Lam最初接到內地某礦泉水的案子,超級興奮:嘩,中國大MOUNTAIN!」從大山流下的泉水,一天會裝進幾十萬支瓶子裡,多少設計師會夢想那瓶子是自己的作品,源源不絕流向全國各地。

Picture  

只是接著接了一本環保雜誌的案子,想法開始改變。「本來也知道膠樽分解很慢,對環保不好。但認識了一些『壞朋友』啦,成日嚇我!」他開玩笑。

Picture

 

壞朋友,自然包括我,氣候變化這種大議題,一旦認真面對,無法不擔心。想想一個今年出生的孩子,悉心栽培二十四年後終於唸完大學,卻會面對這樣的世界:

 

北極的冰大部份都消失了,好些地區面對洪水威脅;亞馬遜雨林部份甚至全部被毁滅,大量物種面臨滅絕;糧食收成和全球淡水量都下降,愈來愈多飢荒、不少地區缺水;還有益發頻密的森林大火、暴風雨、熱浪、旱災、水災、瘟疫……那張大學證書還管用嗎?

 紓緩氣候變化,就要減少排放二氧化碳。得知道,一支樽裝礦泉水從製造、運送、冷藏到使用後丟棄所造成的污染,可高達自來水的一千倍!而每公升瓶裝水,由製造、運輸、銷售以至棄置,全程會排出225 gCO2,大約要一棵五米高的樹花上四天,才能把這樣的碳污染抵銷。

不再喝瓶裝水,可能比硬把孩子擠進名校更有益。

  

一天吃飯,Hung Lam主動問:到底裝水的樽,有無污染的選擇嗎?」

 

突發奇想:竹筒?竹長得好快。」

 

大家都笑了:不如種葫蘆。」

 

開始有來有往。把Annie Leonard的短片The story of bottled water傳給Hung Lam,過幾天接到他的電話:粟米做的膠樽,行嗎?」「埋在堆填區,什麼都難分難!而且糧食價格一直升,粟米不如吃掉。」我答:英國Marks & Spencer超過八成的瓶子都用了recycled plastic,會否是另一選擇?」

 

他用心地做了很多功課,發現recycled plastic裡回收膠的成份,由於裝食品要求高,可能只有小小的5%。最後選了additive plastic,塑膠添加營養素」吸引細菌消化,分解效果比粟米膠樽更穩定,經銷商說就是埋在堆填區,一至五年也可分解。Hung Lam還特地索取化驗報告:那樣好,為何不是所有公司都用?成本可能本來要兩毫子,現在只是貴多兩毫。」

 

兩毫多兩毫,成本便多一倍!

 一天生產幾十萬樽水的客戶聽了Hung Lam的建議──沒有反應。   

 

 

 

標榜煲過」的樽裝水,曾經也大力自稱環保。

 

那是知名設計師的作品,當時的說法是樽蓋可以當杯子用,增加這樽裝水的使用次數。然而多少人會用那樽蓋喝水?重用原意達不到,卻使用了更多塑膠,等於製造更多垃圾。

 

可是這樽裝水的設計,仍然有商界叫好。國內有某大牌子的礦泉水公司,便是以此為例子,要求設計出外形同樣獨特的瓶子,接下案子的設計師Hung Lam收集好些污染相對較少的塑膠原料,大公司都不感興趣。

 

如果對方是賣汽水,我可能不會往環保方向想,但礦泉水宣傳的是自然是最好』,產品本身對大自然有理念,可以建立品牌,不是得把口,好就拿走,污染繼續,這樣還可以持續幾多年?」Hung Lam沒有動氣,只是覺得可惜:本來有可能減少污染,同時開拓商機,多方都能羸,我也是活在這地球啊,那公司每天會生產數十萬支膠樽,責任和後果我都有份。」

 

案子接下只能繼續,但Hung Lam認真地和團隊談過,下次會否再接這類案子。

 

大生意喎!

 那我又不是等錢交租,」他笑了:能夠選擇,何不做好的選擇?」 

未經,Hung Lam又接到另一個樽瓶飲品的案子。這次是新生精神復康會出品的豆漿,他設計的豆漿樽,之後可以變身洗手液的瓶子!

 

無論是粟米塑膠、additive plastic等如何容易分解塑膠,回收打碎再造,用途都只能次一等,Hung Lam於是選擇回收再用。他有份創立區區肥皂」,讓社區婦女生產及銷售無污染清潔用品創業,使用的瓶子,是一間有機食品店的豆漿樽,只是食品店設計瓶子時,沒有考慮其他用途,樽口太大,很難使用一般清潔用品的泵頭。

 

新生的豆漿樽:方方正正,像一磚豆腐,又似威士忌酒瓶,日後變身區區肥皂的洗手液時,不但樽口可以加泵蓋,薄薄樽身正好放在窄窄的洗手盤。

PicturePicturePicture

2002年《從搖籃到搖籃》丟下一粒石子,漣漪意外地擴散到全球,作者德國化學教授McDonough和美國建築學院院長Braungart形容目前的設計思維是「從搖籃到墳墓」,產品一生產出來,就注定成為垃圾。新思維是「從搖籃到搖籃」,在設計之初,便考慮產品多功能,由生產到報銷後的整個生命週期,都可以惠及環境。沒有東西是垃圾──並不是像一般人所想的盡量減少垃圾,而是透過設計來徹底消除垃圾。 

這種生態設計思維影響力極大,從此「C2C」不僅指consumer to consumer,在設計及環保圈子,是指cradle to cradle

 

Hung Lam沒看過這書,卻有同樣的想法。條路一定是這樣走。」他淡然說:香港已經消費完一輪,現在很多年青人都嚮往自主生活,關心環境,設計師最的,但不再是為消費而潮,而是要掌整個社會的大潮流。」


[1]

Then how is this "reuse" concept different from the Watsons bottle? And the "so-soap" itself has another plastic bottle. It seems to be another obvious example of using green as an aspect of product promotion, rather than actually helping greening the world. This is defInitely not cradle to cradle.
I appreciate Hung's mindfulness towards the environment, but we somehow should be more cautious about what we designers do, instead of simply shouting rhetoric word (or work) about green.
And BTW, isn't the graphic too much like muji?


[引用] | 作者 Man | 5th Sep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兩者分別在於:WATSONS的水樽,瓶蓋沒有真的當杯子用,有重用的原意, 但沒有實際應用.而正豆的豆漿樽有回收的途徑, 亦有另一個組織去執行重用, 相對前者是更周到.
SO SOAP另一個瓶子, 是喜筷的豆漿樽, 兩款瓶子賣不同的產品, 並不重疊.
以善用資源來說, 我覺得值得報導,

不過對於設計, 就不是我杯茶了, 我一向喜歡彩色~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hkgreen | 13th Sep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