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2nd May 2012 | 城市有四季 | (4465 Reads)

矇矇矓矓快要睡著,突然耳邊嗡嗡聲,睡意馬上消失!夏天城市裡麻鷹學飛、家燕忙著捉飛蟲,黃蜻在打風前奮力低飛,這些城裡人都不一定看得見,但一聽見蚊子,人人金睛火眼。

 

其中最眼利的,包括廖熾培(ALAN)。「蚊一飛過,我就能分得出雄雌。」他說:「雄蚊的姿勢和觸角,都和雌蚊不一樣。」他退休前在政府負責預防傳染病,研究蚊、滅蚊,超過三十年。

  

香港有七十二種蚊子,很多是不咬人的,例如貪食庫蚊,孑孓會吃其他蚊種的孑孓,成蚊後不但絕少咬人,還有助減少咬人的蚊種。又例如華麗巨蚊,僅僅能夠吸食花蜜,不能吮吸動物的血,可是由於生得大隻,常常無辜被人類打死。

 

蚊子咬兩口,本來只是癢痕,問題是:有十一種會散播傳染病。最出名是街知巷聞的白紋伊蚊,原來白紋伊蚊只要叮過一個登革熱病人,再產下的就會帶有病毒,並且世世代代都會有,使傳播的機會有增無減。ALAN說:「新加坡政府行動已經很果斷,還是無法控制白紋伊蚊,令登革熱變成風土病。」

 

人們能夠聽見的,是會傳播腦炎的致倦庫蚊:每一秒鐘拍打五十下翅膀,剛好是人類能夠聽到的頻率。白紋伊蚊在日間出動,致倦庫蚊晚上在人們耳邊飛,黃昏兩者相遇,難怪群蚊亂飛!



 

坊間不少流傳的天然方法:噴香茅油、滴麻油、掛蒜頭、燒艾草……ALAN聽了直搖頭:「那些都不是經常有效。」

 

他解釋蚊子品種太多,種種驅蚊方法,往往只是針對一兩種蚊子:幾百元的電子驅蟲器,使用的音頻是固定的,也就只能驅走某些蚊子;紫外燈滅蚊器,吸引的是喜愛紫外光的蚊子品種,一些喜歡待在黑暗裡的蚊子,便完全沒用。

 

給蚊子咬得多,就不再被蚊叮?很多住農夫都這樣說。

 

ALAN仍然搖頭:「蚊子相對喜歡叮陌生人,因為對陌生的體味和體溫較為敏感,但雌蚊吸血是為了繁殖需要,城市沒有其他動物,也唯有對準人類。有些農夫沒蚊咬是因為吸煙,蚊子受不了尼古丁。」

 

開風扇意外地有效,風速每秒鐘超過七米,蚊子蒼蠅和鱗翅目等昆蟲都不會飛近。「所以有些餐廳食店會在門口裝『風閘』,就是利用風力防蟲。」他說。比電風扇耗電多達二十五倍的冷氣,倒不能嚇到蚊子,像白紋伊蚊便不介意低溫,可以捱過冬天。

 

終極的答案,並不讓人意外:與其搞盡腦子驅走蚊子,不如令環境不會孳生蚊子,不要有積水,尤其小心冷氣機的底盤,而裝好紗窗,比任何產品都長遠有用。在郊外地方,穿淺色長褲長袖衫。



 

壞消息是,因為氣候變化,天氣暖和的時間延長,ALAN說本地的蚊子數目增加了。

 他沒法說出實數,但以前每天的工作之一,便是解剖蚊子的卵巢。原來蚊子每產一次卵,卵巢便會留下一條疤痕,數數疤痕就知道到那蚊子的生育次數。一隻蚊子剛出生,翌日便可以交配產卵,並且每四十八小時吸一次血、產一次卵,年青時每一次生二十至四十顆卵子盛年時可以生五十至一百隻——蚊子一生,可活十六日至三星期,生下一千至三千隻蚊子,多浩大的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