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6th Jun 2012 | 好點子 | (58 Reads)

八十多歲的文姐,二十三年來都負責把圓椎紙杯剪洞,讓參加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的,可以插上蠟燭,裝著溶掉的蠟。


可是每一年晚會完結,都有無數義工需要蹲下來,慢慢清理那些蠟跡──注意到很多人都不懂得利用那紙杯,弄至意外頻生:


在我前面的兩位男女,說著普通話,因為不想燭光熄滅,把杯子推得很高去保護燭光,可是未幾那些蠟便滴下來,兩人的牛仔褲全是蠟跡。


不遠處一班看來是中學生的男生,燭蠟頻頻燒著紙杯,好在馬上弄熄,萬一燒著大家墊著坐的報紙或拿著的場刊,便有點危險了。


還有一些人似乎當作中秋節,刻意滴蠟到地上,再把蠟燭站穩,弄得一地都是蠟跡。


可真浪費文姐的心機!

 

如何善用紙杯,沒有什麼規則,純粹分享。我會把紙杯套得偏低一點,僅僅露出半厘米的蠟燭腳,這樣紙杯便可以承著最多的溶蠟,而且蠟燭露出來較長,也耐燒一點。這方法的缺點是蠟燭很容易被吹熄,場刊正好派上用途──可以用來擋風,並且坐下時放在紙杯下面,意外濺出的蠟跡,都不會滴到衣服或地上。


兩年前的晚會,還遇到一位太太自備小鏟子,清理自己附近的蠟跡,她帶著小女兒不能留太久,小鏟子很快便轉到我手上,不一會,又有一些年青人向我討去,那晚還在面書記下這事:香港人有情有義有理兼有手尾!」

 

更簡單,是用一元銀幣當作小鏟子,那大家都可以幫忙清除蠟跡了。


請別誤會,這是大是大非的場合,燭光是重要的表態,我不會去計算燭光的碳排放(假如你想知道:蠟燭的碳排放比燈泡多十倍,「地球一小時」要求人們熄燈但在會場點蠟燭,便不斷捱批。)環境不是單一的考慮,可是看著好些義工默默地去處理蠟跡,其實可以把這些時間和精力,放在其他地方,例如寫多一些好歌。(好喜歡今年聽到的新歌<民主會戰勝歸來>!)


如果可以再提多一句:放場刊的紙箱,亦可放在出口,讓大家回收報紙和場刊。昨晚看到的垃圾桶,紙張和外賣餐具混雜滿瀉一地,想執廢紙的長者們也不容易呢。